波筆論壇-實驗教育在高雄,你的名字是「我不想管」

來源:蹦新聞 | 日期:2021-11-03 14:41:55 | 瀏覽次數:335

文:張天雄博士   〈吳麥文教基金會執行長  2019芬蘭世界教育創新獎台灣獲獎者〉

 終於寫到這一篇,是在我和另一位芬蘭hundred世界教育創新獎得主鄭宇駿(左上)、宜蘭實驗教育育成中心主任林武聰(左下)、高雄市議員黃柏霖(右下)一同開完線上會議之後,終於找出高雄實驗教育的問題、開出藥方。

未提供相片說明。

「事權統一」對上「我不想管」

  從芬蘭回國後,眼見另兩組同時獲獎的人一個在宜蘭、另一個在雲林都被邀請設立學校,我嘗試把得到世界級獎項的能量回饋給社會。但好玩的來了!在高雄,我找不到輔導單位,每位教育局相關員工唯恐避之不及,問誰都是「我不想管」的狀態。

宜蘭實驗教育中心主任林武聰指出,過去該縣就是這樣情形,因為權責不清因此造成許多申請、維繫教育的問題,因此才有育成中心專責輔導、修正與協助非學的一切事務。

葉問上桌、一炷香沒掉下來再說?

再來,當台北市、新北市、台中市、甚至宜蘭縣都開始設立實驗教育專責機構時,高雄市的處理方式竟然還停留在民國初年的「葉問打擂台」模式。我的第一個質疑就是……評委的資格問題。國立清華大學為了一位數學天才高中生的入學,特別請來中研院士現場考核,這是一種尊重。

  面對一個獲得世界級教育創新獎、教案在“OECD”、「世界銀行」,再加上一家擁有七座教育部、高雄市教育貢獻獎、又帶領偏鄉童找到自我、創造就學基金的教育人來說,評委能否拿得出相對的資歷與能力?如果沒有,那就必需要請教,憑什麼做為一個審核者,以及……這些人真懂「實驗」的價值與內涵嗎?

養蝴蝶或是打地鼠?

  所謂的捨去,不是說不要條框,而是協助、滿足條框,畢竟條件是死的,教育是活的,評委不該用這種規定做為強調自己權威的武器,而是該站在專業輔導的角度去成就有心於教育的人。

  簡言之,當我們自知沒有足夠能力應付未來時,應該要有更大的心胸,把能力更好的人當「蝴蝶」來養,希望讓每位有心教育的人都能有「翩翩起舞」的美麗畫面。認知不足的條框、制式表格,由公家單位來協助輔導;而非像高雄市教育局的審查態度,遇到申請人就準備「拿棍子打地鼠」,這種心態反應在該局的議會報告書中,有關實驗教育的篇章都是數字,沒有亮點,原因就是在這樣的條框下,申請人光是想熬個過關都像在談戀愛,不斷猜測主管單位到底在想什麼,耗盡了所有能量,又怎能把教育做出成效?